风苟

Damian中心/Batfamily中心
产粮蝙蝠家以及右米,推荐可能有无差
Chrisdami本命
请叫我狗狗,擅长原地起飞坑不会写肉
看文前注意预警,关注慎重

【Jondami】喵了个咪呀嗷了个汪1(宠物AU 哈士奇乔X曼基康米)

#原梗来自 @Meteorrents 太太,哈士奇乔属于她,小短腿柯基曼基康猫米属于官方爸爸,<看图点我>

#以前和我家阿狼(gun)讨论过类似的喵汪AU,哎呀她脑洞真的超可爱但是一个都不给你们看略略略(……

#我的起名艺术越发超脱orz

————————————————————————

1

乔纳森·肯特的祖先是驰骋雪原的高贵狼族,它们优秀的血统经过数千年的演化适应了这个由人类主导的世界,它们与人类忠诚且深爱彼此,一起在这个充斥着钢铁巨兽的世界中相互依存——“汪汪汪!汪汪汪汪!”


“乔,安静,这是新来的邮递员。”露易丝俯下身轻轻敲了小狗的头。


乔委屈地耷拉下耳朵和尾巴,转身一溜小跑到篱笆旁卧着了。真是的,妈妈一点警惕意识都没有。爸爸说过让他好好保护妈妈,他可不能出岔子。你看那个陌生人类背着多大一个包啊!里面会有多少危险的东西!


露易丝拆开刚刚收到的包裹,是给乔买的狗狗玩具——一个新飞盘。好吧,也许这个带大包的家伙不是坏人。


“想玩飞盘吗?我带你去公园?谁是我的乖孩子?谁是我强壮的狼宝宝???”


“汪汪汪!汪汪汪!!!”我我我我我我我!!!


乔蹿起来扒着露易丝膝盖欢欣雀跃地蹦跶着,险些把露易丝绊倒。露易丝把它抱起来好一顿揉。


是的,乔纳森·肯特是一只幼小的哈士奇,被肯特夫妇领养已有三个月,现在是这个家里忠诚的一份子,在男主人克拉克不在时勇敢地肩负保护妈妈露易丝的任务,喜欢苹果派牛奶和出门散步,不喜欢陌生人和乌鸦。


今天乔纳森也很乖很努力!




2

“达米安,进来!”


猫咪警惕地瞪着男人,一动不动。


“我的耐心有限!达米安,进来!”男人冷酷地下了最后通牒,他身后三只猫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只埃及猫在窃笑。


老管家不在,对自家养的小猫毫无办法的男人,一家之主布鲁斯长长地叹了口气。他转过身看向剩下三只猫。“迪克,帮个忙。”


蓝色折耳猫愉快地从沙发背上跳下来,纤巧的身形一扭钻进沙发缝里,沙发下立刻传出了“赫赫”的恐吓声,接着是一串“咪呀”的尖叫。半分钟后,大一点的猫叼着小猫崽钻出沙发缝,被叼着后脖颈的小曼基康四肢够不到地板,徒劳地挣扎着。


“谢了。”布鲁斯一手抓起小猫放进豪华猫包里,新买的项圈在打斗中挣断,“啪”一声掉在地上,看来过几天还得再定制一条。包是新换的,质地结实,底部柔软,通气效果绝佳,还有小窗口能往外面看。包里还塞着七八个小猫最喜欢的玩具,蝙蝠啊小牛啊什么的。布鲁斯实在是想不明白达米安究竟在拒绝什么。


“我一会儿就回来,你们在家别捣——杰森!”


美短一个激灵,把伸出去的爪子收了回来。桌子边沿的茶杯堪堪逃过一劫。


小猫在猫包里叫得凄惨,喵呜喵呜的,布鲁斯有点心疼——也许它是在向哥哥们求救吧。


去看兽医打疫苗这件事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这么想着,他狠下心,毅然决然走出门。当然,听不懂喵语的布鲁斯并不知道,包里的这个小家伙,他的小儿子现在所说的是“等我回来你们就完蛋了我要咬断你们脖子”。


等一人一猫离开之后,苏格兰折耳猫迪克朝两个弟弟侧过头。“达米安究竟在闹什么?你俩第一次去看兽医也没这么闹腾过,我一直以为他挺勇敢的。”


埃及猫提姆心虚地移开目光。“我怎么知道啊。”


“不是你骗他说他毛掉得太多,要被送去剃光吗?”美国短毛猫杰森不怀好意地检举道。


“提米!!!!!!!!”迪克尖叫一声,提姆立刻转身窜下沙发跑了,边跑边回头报复般喊道:“杰森也附和我来着!!!!”


杰森见势不妙跳窗了,客厅里只剩下迪克一只猫长吁短叹——达米安这下肯定要恨死他了,天啊。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跳到餐桌上把桌沿碍眼的杯子拨到地板上,水晶杯“啪”一声碎成一地晶莹。


说真的,小猫怎么就这么麻烦?




3

克拉克正在犯着胃疼,作为一个记者,多年来不规律的饮食让他一紧张就容易胃痉挛,此刻他就特别紧张,还很懵。这本来是个相当平常的早晨,完成调查取材之后他独自坐在公园长椅上吃着露易丝准备的金枪鱼三明治,三明治的味道引来了几只猫。它们绕着他喵喵叫着,直到克拉克将金枪鱼馅料全部拨到地上给喂给他们吃。


做完这一切后,克拉克正打算起身去便利店买点什么,一个黑影窜过来,不由分说将一个大包塞进他手里,瞬间就没影了,几辆汽车疾驰而过,急转弯时发出巨大摩擦声。


“什么?”克拉克看看那人离去的方向,又看看手里多出来的包。包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看样子是什么活物。他胆战心惊地把拉链拉开一个小缝——一个黑乎乎的小毛团蜷缩在包里,抱着小蝙蝠玩偶睡得正香,还发出轻微的小呼噜声。


一只……一只幼猫?克拉克愣住了,大街上,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塞给他一只幼猫?猫包里难道有炸药或毒品?难道这猫是偷的?还是非法走私?警觉的记者先生第一时间将包送去了DC城警察局,然而警察们却无奈地告诉他,他们也无能为力。首先,这个包里除了一只挠花他们脸的小猫之外别无危险,其次他们是警察局但也管不了失物招领。他们建议他把小猫送去宠物收容所。


克拉克犹豫了,他的直觉告诉他,猫的主人绝不是故意抛弃这小家伙,绝对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让他不得不把小猫塞给路人。也许他应该把小猫带回家,试着找找看这位主人。这只猫虽然放在昂贵的猫包里还被玩具包围,脖子上却没有以防走失的名牌,这个主人要么是才饲养它不久,要么是太不小心了,只有一个玩具蝙蝠上绣着的清秀字迹像是一个名字——Damian。达米安。玩具曾经的主人,或是这只小猫。


达米安。克拉克苦笑着抬起手,小猫死死咬着他西装袖子不松口。


看来他只能把它带回家了。




4

爸爸带回来一个新玩具!!!!乔绕着包打着转,而包里面的家伙身上毛炸成一团。


“你确定我们能同时饲养一只狗和一只猫?我们不在的时候它们打起来怎么办?”露易丝忧愁地坐在餐桌边上,看着地上兴奋过度的乔,“我也许认识几个朋友能代养……”


“猫的主人随时可能找过来。”克拉克说,“送到别人那儿去不太好。”


“可是……”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觉得乔是个好孩子。”克拉克低下头把包拎起来,“这只猫是凶了点,不过体型太小应该也打不过乔。”


露易丝点点头,把乔抱起来以防它扑过去吓到小猫。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打开猫包,一团黑色闪电一下蹿出来,吓得露易丝差点脱手,乔猛一挣扎从露易丝怀里蹦出来,摇着尾巴追过去却被电视柜挡住去路。小猫钻进电视柜下面,瞪着绿色大眼睛恶狠狠地看着乔。


一只猫!乔兴奋地回头看爸爸妈妈。他们送给它一只猫!


“它也许吓着了。”克拉克走过去抱起乔,“要不我们先把乔关在外面?”


“我去做点猫饭……不知道猫能不能吃狗粮。”露易丝心疼地叹口气。她无辜的儿子就这么被暂时隔离在客厅之外,还一无所知地拼命摇尾巴扒门缝想去和小猫玩儿……这小猫到底是哪里来啊?


克拉克和露易丝本以为小猫这几天都不会从电视柜底下出来,谁知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看到它高傲地坐在餐桌上,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刚刚起床的他们,和昨天惊慌失措的样子判若两猫。露易丝第一次能好好观察达米安,它有着蓬松的软毛,结实的臀部,绿色大眼睛,圆脸庞和……及其短小的四肢。


真的很短。曼基康猫又称短腿猫或猫中柯基。露易丝印象中的猫大都四肢修长体态优雅,而幼猫总是圆滚滚得憨态可掬,而达米安则兼具了幼猫的体型和成年猫的高冷。两条前腿撑得笔直,尾巴尖一晃一晃——腿真的好短。


乔跟着克拉克和露易丝溜进客厅,看到了桌上的小黑猫,它一下激动起来,汪汪汪地冲过去,可它还太小蹦不到桌子上去,达米安看出了这一点,坐在桌上居高临下地鄙视着小哈士奇,动都懒得动。


露易丝端出昨天吃剩的猫饭,他们家从不让宠物上桌,但地上有一只活蹦乱跳的乔,他们也不太敢把达米安放下去,只好把猫饭放在达米安面前。达米安嗅了嗅,闻出隔夜饭的味道,冷哼一声背过脸,看都不看一眼。


露易丝:“……”


克拉克:“我今天下班回来带包猫粮。”


离家前,克拉克把达米安和乔关进两个不同的房间以免他们打起来,隔壁帮忙遛狗的邻居小女孩凯蒂一会儿会来接乔纳森出门。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刚一离开家,达米安就展现出卓绝的开门技巧非常从容地漫步出来,径直来到厨房找冰箱——在他离开这所寒酸的行宫之前,有必要享用下奴隶们精心准备的食物补充体能。


是的,在猫咪达米安的概念中,人类大致分四种——父亲,奴隶和敌人和阿尔佛雷德。这一家的男女人类勉强划在奴隶里,看在他们的猫饭做得还算尽心。


昨天达米安只是在猫包里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世界都变了。父亲不在,可能是走丢了,迪克说过布鲁斯很容易走丢,而它身陷陌生人之手,还好他们对猫类非常忠诚,尽管还养着一条蠢狗。


乔听到厨房的动静,狐疑地小跑过来,正好看到达米安挂在冰箱门上。


“你好!”乔摇着尾巴走过去。他见过猫,一两只,都很友好,懒洋洋地晒在太阳底下,不介意他汪汪地跑来跑去……这真的是猫吗?它腿怎么这么短?难道是被坏人剪断了?乔从电视里看到过没有腿的人类,善良的它对这只惨遭截肢的小猫瞬间充满了同情。


达米安低下头打量了下这条狗,毛色尚浅,身形滚圆,幼犬,无足为惧。它继续专注冰箱门,今天早上它看到人类女人把鲜鸡蛋放进去了。


“你在干什么啊?”乔在达米安正下方绕着圈圈,“能带我一起吗?过一会儿凯蒂就要来了,她会带我去遛弯,我们还会玩我的新飞盘,你要和我一起去吗?你叫什么名字?你喜欢松鼠吗?”


“别打扰我!”达米安烦不胜烦,低下头冲小狗嘶嘶地吼道,结果因为分心没抓稳,摔了下去。它毫不惊慌,在半空中扭动自己身体确保能四肢着地——这点技术都没有就不必当猫了,然而乔却猝不及防冲过来一下将它撞飞,它就这么保持着完美的落地姿势横飞出去摔在地板上,滑了好远。


“你没事吧!”乔连忙追过去,嗅了嗅小猫,看样子没受伤,“不用谢我。”


达米安炸毛了,它嗷呜一声扑上去,尖利的爪子眼看着就要抓上乔的脸。乔也不是笨蛋,它本能后跳躲开,接着一爪子按上黑猫。黑猫徒劳地伸着短短的爪子想抓乔,却怎么也够不到。


“喵呀!!!”达米安拼命挣扎着,“有本事松爪!”


“不松!谁让你要抓我!”乔觉得十分无辜,“我做错什么了?”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金发小女孩走进屋子,路过厨房时正好看到乔摁着凶恶的达米安。凯蒂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狗派,而且非常喜欢乔纳森。她当机立断冲过去抱起乔纳森。“不要欺负它!”


露易丝在电话里说了小猫的事,它不是该和乔分别关在两个房间里吗?它们是怎么进厨房的?


达米安看到凯蒂第一眼就意识到她绝非善类,妥妥的敌人,于是它“嗖”地离开了厨房。


“你没事吧?那只恶猫有没有弄伤你?”凯蒂检查了乔的身体,没有伤口。乔愉快地舔了舔凯蒂的脸,摇着尾巴。没有,当然没有,它根本都碰不到我!


“我们走吧。”凯蒂把乔放在地上,套好狗链,带它出门,离开前她看到小黑猫卧在楼梯上,绿眼珠错也不错地看着她,就像在看猎物。她打了个寒颤,迅速离开了。今天最好晚点再送乔回家……




5

布鲁斯三天没有回家。


以及达米安。


阿尔佛雷德晚上就回了韦恩庄园,神色焦虑。这种事以前不是没发生过,它们的父亲有好大一片领地,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总是会受伤,但也总是会赢。


布鲁斯和达米安究竟上哪儿去了?


迪克、杰森和提姆轮流外出,然而由野猫、小鸟和下水道动物组成的情报网却一点也没有这一人一猫的消息,就好像他们凭空从人间蒸发。如果达米安和布鲁斯待在一起,倒是没什么可担心……万一他们不在一起呢?


虽说这只小曼基康猫特别擅长惹人生气,但它一旦不在,大宅里就显得过于安静了。迪克它们不敢离开太久,害怕老管家发现它们也不见了徒增担心。


电视里的新闻一如既往废话连篇,一点也没有布鲁斯和达米安的影子。


提姆窝在阿尔佛雷德膝盖上喵喵地撒着娇,想分散他一些注意力。迪克守在窗口,杰森几个小时前悄悄地出去找线索了。他们只希望布鲁斯和达米安没事——达米安这么惹人讨厌,在街上肯定会被野狗追,搞不好还会被抓起来扔进流浪猫收容中心。它又这么挑剔,不是毯子不睡不是新鲜猫饭不吃,就连猫粮也一并嫌弃,也许被咬死之前先会把自己饿死。它连蹭人腿这种基本交流方式都不会,除了布鲁斯之外甚至不让人碰,拿什么骗吃的啊?


想想就觉得担心得不行。


此刻迪克它们担心的对象正好好地站在人类餐桌上吃着猫饭。露易丝和克拉克尝试了几次之后终于承认失败——达米安宁肯饿死也绝不吃猫粮一口,闻都不闻,还会一脸天真地把食盆掀翻。


其实不是一脸天真,达米安面部神经没有迪克丰富,否则他们一定能看出那是一张极端轻蔑的表情。


乔和达米安算是能友善相处了,算是。偶尔会打架,但只要转到电视上的动物世界栏目,两个小家伙就会乖乖窝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时不时“咪咪汪汪”地交流一两句。


克拉克给达米安找了个纸箱,在里面垫了两件旧衣服,而达米安却把纸箱当做猫砂盆用。它永远只睡在自己的猫包里,就算露易丝把猫包收进柜子里,它也还是会想方设法钻进去——这只小猫特别倔。


几天的相处下来,达米安勉强能容忍露易丝给他梳毛,但挠肚皮和捏肉球绝对不行,它会发飙。至于克拉克只能在它兴致好的时候充当膝枕和攀爬架,不准上手。乔下了好几次决心要讨厌这只猫,然而达米安似乎从无数次交手中认识到乔是个有效的战斗单位,可以为它的回家大业贡献出一份力量,时不时就来骚扰乔,乔又每次都忍不住上钩。达米安不是没尝试过在克拉克和露易丝不在家时偷偷跑出去,可这里似乎是个农场,周围只有麦田,别说汽车了,连人都没几个。田野里能吃的只有蚂蚱、麦子和兔子,而达米安还不比兔子大多少。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有一条熟悉地形的本地狗帮忙,事情会好办许多。


“没断奶的小狗崽。”达米安站在冰箱上朝下看。


“什么事,短腿煤球?”乔不甘示弱地回击。


达米安噎了一下,随即想到现在要诱拐这条狗,不是要和它吵架。“今天别去和人类幼崽散步了,跟我出去吧?”


“不是人类幼崽,她有名字的,她叫凯蒂,是我朋友。”乔皱了皱鼻子,“我才不跟你出去呢。”


“我知道一个地方,树上结着好多火腿。”达米安说道,“我可以带你去,如果你乖乖听我话。”


“我才不要听你话。爸爸会给我……”乔努力不让达米安看出自己有动心。露易丝不赞成给乔喂太多熏制肉类,它们对它身体没有好处。


“你是小婴儿吗?这么大了还要爸爸喂,我已经能自己捕猎了。”达米安嘲笑道,尽力掩饰着话语里的心虚。是的,它当然能自己捕猎,它抓住过别人送给阿尔佛雷德的一对金丝雀,还把吓晕过去的小鸟放在布鲁斯枕头上等着父亲表扬……后来发生了什么它一点都不想回忆。


提到捕猎,乔灵魂中的什么被唤醒了。它独自趴了会儿,在好奇的煎熬中难耐地摇尾巴,这一切被达米安看在眼里。


“我敢打赌你只追过你的球吧?”


“松鼠。”乔恶狠狠地说,“还有你。”


“不想在更广阔的空间里试一试?奔跑,撕咬,扑抓,嗥叫?没有人会限制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做。”达米安的声音不亚于恶魔的耳语。


“……如果在凯蒂来之前回来,我就陪你去。”乔站起身。


“当然。当然。”达米安笑起来,绿眼睛眯成一条缝,“在你的小女朋友来之前,没问题。”


评论 ( 23 )
热度 ( 152 )

© 风苟 | Powered by LOFTER